?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一線故事會】毛隊長和他的民技工兄弟
來源:水電四局 作者:盛杰 王潤霞 時間:2020-01-13 字體:[ ]

“毛隊長吃完飯沒?”在白鶴灘矮子溝民技工營地,迎面走來的一名民技工笑著跟筆者身邊的毛文景打招呼。

“吃完了,吃完了。今天你這是休息吧!”毛文景像老朋友見面一樣,笑著拍拍對方的肩膀。

身材微胖,白發參差漸染,臉上總是帶著笑容的毛文景是水電四局白鶴灘施工局黨工委副書記、紀工委書記、工會分會主席。

“他為什么叫您毛隊長?”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

原來跟毛文景打招呼的是以前在小灣水電站一起工作的民技工。

2006~2010年,毛文景出任小灣水電站澆筑大隊副大隊長、支部書記。“工程后期,因為另一個澆筑大隊撤走了,大壩封頂剩余工作全落在了毛隊長帶的這一個大隊身上。很多技術方案基本是他自己完成的,監理有情況也會找他去做指導。有時候工地上技術跟不上,他大半夜就要趕到現場去指導……”回憶起在小灣水電站的事情,施工隊的何師傅不禁感慨萬分,“工期緊,任務重,有時候晚上開工澆筑混凝土要忙到很晚,真是又累又餓,食堂都休息了,他都是自費給我們送來泡面、雞蛋、熱水這些東西。這些正是我們最需要的東西。”

機緣巧合,9年過去了,一些在小灣水電站工作的民技工和他再次在白鶴灘相遇。眾人稱呼他的不是“毛書記”,而是一聲“毛隊長”。  

何師傅說:“對我們來說,毛隊長永遠是那個在晚上給我們送飯的大隊長,是兄弟。”

這是最好的營地

毛文景出生在青海農村,血脈中對農民的情感和早年基層工作環境的艱苦,讓他的心總是和民技工連在一起。

“小時候家里很窮。父母都是農民,除了種幾畝薄田沒有其他收入,我又有三個姐姐和兩個哥哥,當時都在上學,父母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苦是我一輩子最深的印象,所以很能體會農民的不易。”

帶著走出農門的期望,從小到大他的學習成績都名列前茅,更憑著自己的努力中考考了全縣第一名。本是可以報考更好的學校和專業,因為在新聞中聽說三峽準備建設,國家建設的呼喚和三峽水電可期壯觀的描繪使他對水電一眼定情,便義無反顧地報考了湖北宜昌葛洲壩水校,從此結下了十幾年的水電情緣,也從此與民技工“牽絆”在了一起。

1996年7月,他走進的第一個項目是位于晉蒙交界的萬家寨水利樞紐工程,迎接他的是黃土高原漫天的沙塵。

“因為沒有通勤車,每天要走30~45分鐘才能到工地;工地用水匱乏,都是固定的水車送來的,每天都要用盆子去接洗臉的水,洗澡水是沒有的,雖然后來拉通了水管,水還是渾濁的;當時工地設施簡陋,住的是鐵皮房子,冬冷夏熱,沒有保暖措施,披著大衣通過澆筑場地,大風吹得人都冷得忘記了衣服的存在。”毛文景說,“那時候是真苦,所以在白鶴灘民技工營地配置時,為了讓民技工有個良好生活環境,施工局考慮了很多,很多事項多次上會討論。”

一進入他分管的矮子溝民技工營地就能看到左邊的籃球場,整潔的民工宿舍分列道路兩邊,每列房子前安置了洗衣池和晾衣棚。屋內統一配置了儲物柜、架子、鏡子等物品,考慮到白鶴灘地方的氣候問題,每個房間都配置了空調。為了能讓工人們舒舒服服地洗個熱水澡,民技工營地還專門規劃建設了大澡堂,每天早晚準時開放三個小時。

“我們走過了這么多的水電工地,可以說這里條件和環境是最好的,國內最好的!”一直從三峽到小灣,再到白鶴灘水電站干過來的施工隊何老板對此贊不絕口。

“其他去過的工地,雖然衛生間和澡堂有,但是沒有這么干凈的,也沒有這么方便。整個營地都有專人打掃,哪個房間的空調壞了,一說立馬就給修了。”一位姓王的民技工說。

免費Wifi

“吃飯沒?嗯,好,趕緊寫作業。快過年了,我再過一個月就回家了……”剛下班洗漱完畢的李姐便迫不及待地和工地外的家人發起了視頻。她是昆明人,來這里已經一年有余。說起家里人,最讓她牽掛的是家里兩個上初中的孩子。兩個孩子一年就需要5萬塊錢的學費和生活費,平時她都舍不得多花一分錢。雖然之前就會用智能手機,但是害怕浪費話費,一直小心翼翼地忍著打電話的次數。來到這里之后,用了免費的Wifi,她隨時可以和家里人通話、通視頻。

“Wifi是一個趨勢,也是民技工的需求,尤其是青年人。大部分人是背井離鄉的,能通過免費視頻陪著孩子成長,也不會留下遺憾。”他說道。

但毛文景留下的遺憾卻再也沒辦法彌補。

1998年底他要從萬家寨調往三峽。當天晚上就要走,挺著大肚子的妻子忙上忙下,導致兒子早產,竟在大街上出生。毛文景將他們送到家鄉后,春節都沒過完,就趕到了三峽水電站。

兒子因為上學問題,8歲便回了老家,從此全由妻子負責。高一兒子叛逆,這一荒廢,就是兩年。沒有父親在身邊的陪伴,母親根本管不住。每次聽到妻子的哭訴,他都整夜整夜急得睡不著,可是鞭長莫及。“我長這么大,你管過我多少次?”面對兒子的質問他愧疚難當。

毛文景是家里的幼子,按照習俗要贍養父母,可他常年在外,所有的重擔又落在了妻子肩膀上。2012年冬天他母親病重,他當時正在國外面臨重重困難的乍得公路項目。資金不足,前期的營地建設和后期工程很難開展;醫療條件差,瘧疾橫行,80%的人都被感染過;缺失砂石,要帶著人去80公里外的河里撈沙,作為那里的生產負責人,他根本走不開。好不容易等到項目進展順利后,他緊趕回來,母親僅剩了4天時間。

“小時候能吃雞蛋就過生日那天。可是我母親很心疼我,每天我五六點去上學的時候,她都會給我打個荷包蛋。這待遇是我父親這個頂梁柱都沒有的,可是她病重的時候我都不在身邊……”他哽咽著,眼角微紅。

由己及人,正是考慮到民技工遠離故土不能照顧家里,在布置營地時,毛文景一開始就建議施工局一定要給營地安裝Wifi,讓網絡覆蓋整個營地。毛文景說:“我不想他們經歷我們老一輩工程人曾經經歷的痛苦,因為對家人的虧欠會成為他們一輩子的遺憾。”

民技工是我們的家人

民技工管理是近年來工程施工企業面臨的一個重要課題,其關鍵是企業如何擺正自身與民技工的關系。

“以他們為家人,讓他們以營地為家,這是四局人的文化,也是我們施工局班子的共識。” 毛文景說,“民技工是我們工程建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是我們的家人。從民技工切實需求出發,致力于他們的后勤保障,免去他們的后顧之憂,完全融入到項目大家庭里,才能調動起了每一位民技工為工程敬業奉獻的工作激情。”

在管理上,施工局把民技工和職工營地的管理擺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考量。

為了營地安全、衛生,毛文景建議施工局設置了綜合事務部勞務科,創建了民技工實名制管理黨員紅旗崗,負責工人的門禁、考勤、工資發放、食堂檢查、衛生打掃、監控管理、物品維修等工作;他還建議施工局為民技工提供了活動中心和培訓中心,不僅用于開展質量、安全、技術交底培訓,更積極宣傳維權法律和健康常識……總之,職工有的待遇,民技工同等享有。

正是種種得人心、暖人心的措施,讓廣大民技工有了對四局“家”的認同。

“工資不用擔心,住宿、飯食、交通條件這么好,我們工作起來沒顧慮。”宜昌施工隊的沈師傅說。

“我們跟著四局從三峽干到現在,也有十幾年了,出去都是說自己是四局的。” “我們也是四局人嘛,你們下個項目可不能丟下我們哈。”民技工帶班袁師傅和張師傅笑著說道。

下午六點,通勤車拉回了工地上勞累一天的民技工。眾人有序地在門禁處刷卡,進入溫暖的宿舍驅走外面的寒冷,營地里是三三兩兩有說有笑的民技工端著洗漱用品走在去澡堂的路上……一切都顯得那么溫馨和諧。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飞艇与赛车骗局 上下分的麻将棋牌游戏 海南飞鱼彩票中奖规则 体彩p5出号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计算器 乌鲁木齐按摩qq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方法 网络之家论坛 天棋牌游戏? 广东快乐十分助手下 彩吧3d图谜第二版 奥讯球探比分网& 中昌数据股票 哪里有好玩的棋牌游 南宁麻将封胡规则 安徽11选5任3最大遗漏 辽宁35选7综合版